未分类

2个月前日送400单的叮咚小哥 他回家了

  作者:揭书宜

  [ “我现在每天的工作时间是13个小时左右,早上6点至晚上7点,每天的送单量是100多单。”赵岩说。 ]

  “疫情发生以后,每天送单数基本上都比平常翻一倍。最忙的一天送了400多单,电瓶车电瓶换了30多块,一直不停地跑。晚上有时候直接在站点铺上纸壳就睡了。”这是叮咚买菜顾村区域梧桐服务站的配送员赵岩4月4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的情况。

  进入6月,随着疫情的好转,买菜平台逐渐恢复正常运营。第一财经记者在2个多月后回访了这位在疫情期间保障民生的叮咚小哥,他的工作和生活恢复如常了吗?

  一天工作从18小时减至13小时

  “4月份我送了6600多单,5月份送了4400多单。6月份相比前2个月订单数相对少了一点,截至6月15日,我送了1600单左右。”6月15日,再度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赵岩回忆起这三个月的送单情况。

  这一次,赵岩在梧桐服务站坐下来不紧不慢地与记者聊着他的感受。早在4月4日,只能在送单的间隙接受记者电话采访的赵岩说:“我已经一个月没有回家了。”然而当时的他可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最终坚持了3个月才回到了家。

  90后小伙赵岩在叮咚买菜已经工作3年多了,今年4月,是他入行以来送单数量最多的一个月。

  顾村区域梧桐服务站的配送范围辐射至周围3000米。这是赵岩和同事们的“战场”。骑着绿色小电驴,穿着绿色T恤,戴着红色头盔,叮咚小哥们是疫情期间千万居民眼中亮丽的风景线。

  梧桐服务站大约占地500平方米,第一财经记者在现场看见,常温包装食品、冷藏食品、冷冻食品和水产类食品都被储存在不同的区域。站点的门口处堆放了近百个保温袋,若是需要送冷冻、冷藏食品,小哥们会在这里自取。

  日光灯照亮了悬挂在吊顶下的绿色横幅,横幅上的标语格外醒目:“只为成功找方法,不为失败找理由”“如果万事俱备,要我何用?”。这些是赵岩每天分拣、理货时一抬头就能看见的标语,这也激励着他长期超负荷工作。

  4月,是上海居民大量“囤货”的时期,当时的赵岩每天工作18个小时,5月他平均每天也要工作16个小时。最忙的时候赵岩和他的同事们晚上直接在站点休息几小时。

  4月初,赵岩就已经意识到:“站点的分拣率若能提高,则会有更多的居民顺利下单。”彼时,每天除了送货以外,赵岩还会在站点帮忙做分拣、理货。每天早上5点,赵岩就会去站点帮忙分拣。找到货品的位置,用机器扫描货品的条形码,将货品装入袋子,再将分拣完毕的订单打包,如此循环往复,一个个订单便分拣完成。

  早上6点,帮忙分拣完的赵岩就开始“跑起来”了。一个小时左右可以送完一车订单,一车大概是10至20个订单。然后再回站点取货,循环往复,一天取货20次左右。而每一次取货,根据重量的不同,可以取10至40单。

  而进入6月以后,随着恢复正常运营,到岗的配送员也逐渐多了起来,目前配送人员数量已经基本回到了疫情前,所以每位配送员的工作时长已经恢复正常。不过,两三个月来,赵岩已经养成习惯主动去帮忙站点的分拣工作。

  “我现在每天的工作时间是13个小时左右,早上6点至晚上7点,每天的送单量是100多单。”赵岩说。截至目前,叮咚在上海市的280多个前置仓全部恢复运营,供应链也全面恢复,SKU数量恢复至疫情前的数千种,绝大部分站点也恢复了“全天开放运力,小时段预约”的模式。

  直达消费者

  4月4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赵岩曾提及了非常时期送单的特殊性——在送货的流程中,配送员与客户之间多了一层小区志愿者的传递。

  由于交接程序相对以往更加复杂,防疫更加严格,所以可能会有些不可避免的疏漏。不过,当时赵岩感受到了特殊时期客户的包容。

2个月前日送400单的叮咚小哥 他回家了

  有一次,西瓜送到客户手里后,客户反映西瓜裂开了。赵岩就给客户发了一些当时送货的照片,并解释了可能是志愿者在运输中损坏的,而志愿者人手比较少,也比较辛苦。当时,客户表示了理解,这让赵岩松了一口气:“疫情期间,有些客户反而更加宽容,他们也知道现在我们特别忙。当然,志愿者也不容易,他们也算是干了部分我们配送员的活。”这是赵岩彼时的想法。

  随着疫情的好转,6月份已经不太需要志愿者做送货“桥梁”了。不过,现在如果涉及封控区的订单,依然还是只能放在小区门卫处,然后和客户打电话交接。“如果是老人不方便走远的话,配送员们可以帮他送到楼下。至于防范区,大部分订单已经可以送至客户家门口了。”赵岩说。

  现在,叮咚的配送员们还是会在做好防疫要求的前提下尽量多送订单,他们每24小时做一次核酸,一天做两次抗原,工作时会戴上一次性手套和口罩。

  从4月初到6月中旬的2个多月,赵岩感受到,无论是工作时间、送单量还是送单流程,甚至是订单的重量,方方面面都逐渐回归正常。

  “最近,不仅是我每天送的订单数量减少了,我感受到每个订单的重量也明显减轻了。”赵岩回忆,“疫情期间,客户购买的产品中,一日三餐所需的食材会比较多,而且很多居民都在囤货。当时的订单不但品类增多,数量也增加了,有些商品一次能买五、六件,所以每一个订单都更重了。而现在,订单内的产品数量已经逐渐恢复到基本的需求。”

  三个月后回家

  “我想你们了。”这是赵岩与家人见面后说的第一句话。从3月初开始,他的父母、妻子和女儿一直在家等着他的归来。

  6月1日,赵岩回家了。回家后的赵岩并没有立马选择狂欢或是好好睡上一天,因为第二天还要继续送单。疫情逐渐好转,但是居民对于食材的需求还是源源不断的。

  “当时爸妈也挺激动的,看到我也挺想念的,然后我就跟他们抱在一起,诉说了一下这两三个月以来的生活,在外面确实不容易。他们听了以后也挺心疼我,给我做了一顿好吃的。”随后,赵岩和老婆孩子聊了聊天,便早早休息了。

  谈及这三个月“磨炼”后的感受,赵岩说:“最忙的时候感觉挺累的,但是客户收到菜的时候感觉挺欣慰的,因为他们毕竟不用因为买菜而发愁了。三个月以来自己也蛮充实的,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依然会坚守在这个岗位上,因为我们相信疫情终将会过去。我们是属于叮咚的第一线人员,如果我们撤出来的话,就没有人了。”

  在最艰难的时期,赵岩和同事的一日三餐都在梧桐服务站解决。4月4日,赵岩描述:“站长还有领导会给我们做饭,领导也会时不时过来给我们发一些日常用品和食物。站长还把家里的被子搬来了,一般情况下,配送员们会回酒店洗个澡然后休息,但是如果太累了的话,就直接在站点休息了,地上铺一些纸壳,就在上面睡。”

  而现在,赵岩一日三餐都能与家人共享,晚上,赵岩和同事们也不用睡在站点的纸壳上了,可以回家睡个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