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发债疑云

发债疑云

  预算法岂容如此践踏

  5月10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公布的今年5月份企业债券募集资料显示,企业债券已基本沦为地方政府基础设施建设的融资平台和规避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对地方政府债券监管理的手段,使《预算法》沦为一纸具文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

  不要以为这只是庙堂之上的大人先生们操心的事,与我等屁民无关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只要现在还以“纸币”为支付手段、只要你是人民币的持有者和使用者,地方政府假借企业债券之名、行地方政府债券之实这件事就与我们息息相关。与巨大的发债数额相比,这些地方融资平台公司根本没有按期偿还的能力,如果到期无法偿还,中央政府基于和谐和避免债务危机的考虑,必然通过加大纸币发行量出手相救,由此引起的通货澎胀会伤及我们每一个人,而我们到这种伤害原因仅仅地方大员们建设形象工程、面子工程、政绩工程之需。

  5月10日发改委公布企业债券募集31笔,共计划募集资金333.7亿元,其中用于地方基础建设投资21笔,计划募集资金231.5亿元,占全部募集资金69.4%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

  众所周知,市政基础建设是地方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建设资金主要来源于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如果地方政府试图通过发行债券的方式筹集资金,亦应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的方式,而非企业债券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企业债券则应用于以营利为目的项目,而非向地方提供公共产品,是为营利性质的企业解决多种融资渠道而设置的金融产品。

  但我国财政法律框架下,要求地方财产量入为出、收支平衡,禁止地方政府财政出现赤字,所以对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有严格的规定,《预算法》第二十八条第2款规定:“除法律和国务院另有规定外,地方政府不得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因80年代末曾现地方政府滥发债券的乱像,1989国务院曾予明令叫停。直到2009年为应付金融危机之需才短时开禁,根据国务院的规定、由财政部制定了《2009年地方政府债券预算管理办法》,这个文件的名称即显示地方政府债券只是应急之需,暂未准备允许其长期存在。财政部还要求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必须通过本级人大批准,以省级政府为发债主体,并由财政部代办发行和收付。基于对地方政府偿债能力的怀疑,财政部在该办法中还预设了到期无法偿的解决方案,可见中央政府面对地方政府债券时的提心吊胆。

  与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时的程序、额度、收付方法方面的严格限制相比,企业债券的门槛在不断放宽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先由审批制改为核准制,继而取消在2008年将企业债券发行中“先核定规模、后核准发行”改为直接核准发行一个环节。这样一个方便的企业融资渠道当然不会被强大的地方政府轻易放过,于是一场强者通吃一切的大戏得以上演。

  当然,要求地方政府临时拼凑起来的融资平台公司满足企业债券发行的核准条件也殊属不易,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企业债券募集说明书中充斥着的谎言,使一些根本不具备发债条件的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得以发行企业债券以满足地方政府(或者说是地方官员)“发展”之需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而他们根本不顾忌道德、债务和法律风险。

  这里仅以位于2011年5月募集说明书公告首位的高密市国有资产经营投资有限公司为例揭开这沉重的发债疑云:

  该公司发债申请所依据的审计报告以2009年12月 31日为截止日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

发债疑云

  但高密市国有资产经营公司设立于06年,但其注册资本仅为5亿元,就是有比尔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盖茨的本事、有两桶油一样的暴力也不可能达到发债10亿元的要求,于是,他们从两方面着手,增加发行人的净资产

  首先地方政府展开腾挪手段、把老子变成儿子:2009年8月,本来是发行人股东的高密市水业公司和高密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将其股权转让给高密市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同时,发行人无偿受让高密市水业公司与高密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这两位前股东百分之百股权,从这两家公司的子公司一跃而为他们的母公司,正如募集说明书所说:“发行人无偿受让高密市水业公司与高密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百分之百股权,从而使2009年资产规模大幅增加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

  好,这样确实能够达到增加发行人净资产的目的,我们也不追问这样无偿转让是否损害水业公司与城投公司原股东的利益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据说明书披露,水业公司所有者权益10355万元,城投开发公司所有者权益5926万元,发行人获得无偿转让的百分之百股权后,使其净资产增加了1.6亿元。按照《企业所得税法》的规定,此种无偿转让,实为赠予,应当按25%比率缴纳所得税。而说明书记载,无偿转让行为发生的年度,即2009年,发行人仅缴纳104万元所得税,因无偿受让股权应缴纳的所得税明显未缴纳。

  发行人通过腾挪资产,虽然达到增加净资产的目的,但却违反了发改委《关于推进企业债券市场发展、简化发行核准程序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的发债条件第7点:最近三年没有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

  无偿受让水业公司和城投公司的股权尚不能达到发债10亿元应具备的净资产指标,发行人还需继续努力,于是在09年资产负债表中20亿元资本公积,从而使发行人的净资产达36亿元,可以从容发债了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

  但这20亿元资本公积从何而来,说明书中却没有交待,不免使人疑窦丛生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这笔公积金,不会是资本溢价,因为最后一次出资发生于2006年,而07、08年度均未记载这笔资本公积;也不会是接受捐赠、拨款转入、外币资本折算差额或关联交易,发行人的业务不会在这几方面产生如此巨大的资本公积数额;其两家子公司所有者权益也只有1.6亿元,更不会是股权投资准备;发行人在2009年度没有发生清产核资、股份制改造等事由,同样不会发生资产评估增值事由。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20亿元资本公积是凭空捏造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没有任何依据,只在于虚增发行人净资产以达到发债要求。

  发改委对发行企业债券也规定了利润要求,“最近三年可分配利润(净利润)足以支付企业债券一年的利息”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发行人发债10亿元,年利率6.98%固定利率,每年需支付近6980万元利息,因此,发行人必须在09、08、07三年利润总额达2亿余元。但是发行人07年营业利润4900万元,08年营业利润13170万元,09年营业利润89万元,不能满足要求。于是以“改造了10多条城区道路,为城市发展和企业大项目入驻搭建了平台,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对高密市的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为此高密市政府 每年都给予发行人相应的财政补贴”,仅09年度就列入4.9亿财政补贴。很好,利润指标大大超过了,债券评级也很好看了,但狐狸的尾巴就露出来了,谎言总会有很多漏洞。

  政府岂能随便发放发放财政补贴?要么是政策引导产业,要么是政策性亏损行业,而发行人城市基础设施开发建设、土地整理和一级开发为主营业务,前者按照BT模式运营,政府应按市场价格进行交易,至于后者,明眼人自然知道,那是垄断性的土地一级市场,在目前土地市场活跃的情形下,完全是当地政府重要的利润来源,两项均无领取政府财政补贴的理由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

  那么当地政府有无财力向发行人支付高达4.9亿元的财政补贴呢?募集说明书和高密市人大常委会组织进行的《关于高密市2009年财政决算情况的调查报告》对高密市财政情况有所披露,该市09年度地方财政总收入14.2亿元,地方可用财力16.4亿元,排在前四的依次是:教育支出5.4亿,一般公共服务支出2.7亿,城乡社区事务支付1.2亿,农林水 事务支付1.2追忆,没有列支4.9亿元的财政补贴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常识可知,一个总收入仅14.2亿元的地方政府,岂有能力向一家企业支付高达4.9亿元的财政补贴?高密人大的报告已经吐露了真情:09年向企业兑付优惠政策款是 9756万元。那4.9亿从何而来?问题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

  再次,4.9亿元的性质是财政补贴,那么,同前面谈到的无偿受让股权一样的问题,发行如果确实收到地方政府的补贴,则应当缴纳所得税,应缴而未缴,是重大违法行为,则不能发行企业债券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

  发改委要求发行企业债券,资金投向的相应项目的手续必须齐全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那么发行人此次募集的资金投向是否手续齐全呢?

  据募集说明书记载,“发行人采用投资建设与转让收购模式开展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发行人与高密市财政局就高密市城市道理综合治理工程、高密市治污减排三河综合治理工程项目签订了《投资建设和转让收购协议》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高密市政府将逐年支付发行人用于项目建设的代建投资额及投资收益,以收购相应资产。”在高密市政府的角度看,这样合同,就是一项政府采购项目,并且是被山东省政府明列为政府集中采购清单中的政府工程采购项目,按照《政府采购法》的规定,应当进行招投标。只有经过招投标手续,才能确定发行人与高密市财政局所签合同的有效性,如果未经招投标,前述合同实为无效合同。鉴于招投标在合同效力确定方面如此重要,如果经此程序,说明书必然有所披露。但是审视整个募集说明书,无半字提到《投资建设和转让收购协议》的招投标事宜。

  显然,考察此项债券的发行人,不论是净资产、利润、还是项目合法性上,均不符合发债条件努力将未偿债务带入债券市场。发行人采取了欺骗手断,骗取了发改委的核准。发改委应依据《证券法》第26条的规定,撤销核准,并令高密市国有资产经营投资有限公司收回已发行的债券。

  发债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