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治理融资乱象不仅仅是证券法的事

  大国经济必须建立在法治经济的基础之上,体现在保护投资者合法投资利益,造福人民的利益宗旨上证券法。共同建造大国经济是所有人民的责任,市场经济法治规则使然,防微杜渐,为此我们不妨就已经发生的问题多提一些反问,诘问:

  市场的钱都去哪里了证券法?为什么我们的监管者们总是在关注企业缺钱问题?

  也许是杞人忧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社会上出现了这样一群资本杀手,拿社会投资资本攒业绩已经不仅仅是一些官员的特长了,一些企业家们玩的资本游戏也不只是在渲染资本实力了证券法。至今还在玩重组——炒作(或炒作物价)——减持(甚或开溜)的资本家们怕是已经是后知后觉的资本玩家了。还要留下一个“融资难,融资贵”的抱怨,甩锅一番政府之后堂而皇之的完成圈钱游戏,甚或直接移民海外做愚公。

  一座巨人的烂尾楼可以毁掉多少投资者的中产梦证券法?我们需要多少座巨人烂尾楼才能惊醒追逐社会财富奇迹梦?

  被乐视网坑害的投资者们数年辛苦讨来的说法还是只有赔偿投资款吗证券法

  普通投资者公募基金投资十年,不仅没见过年度分红,本金也被长期套了40%,这种股票投资产品其它国家也有吗?对于基金掌控者们来说,至少这种操作比组织捐款效果显著证券法

  实业投资群里有挖坑的,也有请君入瓮的,也有“支持经济建设的”证券法

治理融资乱象不仅仅是证券法的事

  股市也年年都会有一批新贵加入中国富豪行列,欺诈上市,终年不分红的公司退市的难度却始终艰难证券法

  在全球资本市场上,我们更多地看到金融监管机构的宏观调控法规兑现,股份制企业无一例外的把投资者敬为上宾证券法。我们这的一些企业家却总是要求政府帮助圈钱才肯做事。一些把市值视为全部投资者利益的企业家们也总能获得媒体助推,市场跟风,政策支持而成为市场持久存在的话题。

  攒出一家企业,拉帮结伙跟政府要政策,拼上市,与社会资本合伙做强做大市值,减持甚或全身而退完成暴富计划证券法。最后还不忘多喊几声“缺钱”,还要把 “资本金不足”的责任甩锅给精心养护他们的政府及官员们的呵护不到位。

  这二十多年来,通过我们股市的滋养,这样的先富起来的实例何其多证券法

  “中国股市确实帮助了不少企业,也助富的许多企业(金融)家,投机官商,卷走了巨额社会投资资本证券法。但对于保护投资者合法收益权方面确实没做多少事。倒行逆施,《证券法》设置依法分红的法律强制非常困难,我们的股市如此多的绩差股,铁公鸡,在这群股票中大家在交易什么?依法保护投资者合法收益权从何谈起?”——引自新浪博客

  据许多年的媒体披露,中国的这些富人们甚至富的可以震慑美国的、英国的、加拿大的、澳大利亚的富人阶层证券法。以致被当地人确定的指责为“钱财的来路都很机密,像是很有问题”。不过这是在这些国家的法律面前有问题。因为,他们中并没有多少人因股市圈钱、实业投资骗局等经济问题被通缉。

  “过度保护的情况下成长出来的儿女不是李刚他儿子就是玛萨拉蒂肇事女 所以企业要进步,只能放开保护,参与竞争,优胜劣汰证券法。就像海尔、华为那样才能成长为强壮的孩子”——谁能说这位网民的话不是直接击中十环。

  已经无法统计我们的股民损失了证券法,操纵股票价格,散布虚假消息,玩弄重组游戏等的事情终于属于违法问题了,终于有上市公司为此退市了,仅仅如此吗?

  市场经济规则:社会资本投资是为了牟利而进入市场的,企业使用社会资本是需要付出本息的,如果把股市视作不需要还本付息的社会资本市场,那么,本分的资本枯竭就不再是耸人听闻了证券法。如果对于摧残投资资本的行为总是在搞下不为例,沉默的就不仅仅是投资者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