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我国出生人口连续5年下降,期待三孩政策扭转颓势

2022年2月3日,湖北省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产科新生儿室。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记者 樊旭

国家统计局周一发布的《202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披露,2021年年末,全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比上年减少138万人。自2017年以来,我国出生人口数量已连续5年下降。

2016年,在新出台的二孩政策带动下,我国出生人口迎来一个小高峰,达到1786万人,比上年增加131万人。但随着政策效应减退,加之育龄妇女规模减少等因素,2017年以来我国出生人口持续负增长。2017年至2021年,出生人口分别下降3.5%11.6%3.8%18.1%11.5%

在少子化趋势影响下,我国人口增长呈明显的放缓趋势。2017年2021年,全国总人口增长规模分别为779万、530万、467万、204万和48万。2021年是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人口增量首次降至“两位数”。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人口统计研究室主任王广州对界面新闻表示,从总人口规模的变动来看,增幅放缓已是长期趋势。

“我的判断是生育率非常低,应该是进入超低生育水平阶段。如果这个判断没有问题,那么总人口顶峰很快就到了。”他说。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3。一般认为,总和生育率小于2.1,即育龄女性平均生孩子数量不到2.1个,新生人口是不足以弥补生育妇女和其伴侣数量的,人口规模将步入衰退。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15-49岁育龄妇女比2020年减少约500万人,其中,21-35岁育龄妇女减少约300万人,总和生育率可能进一步下降。

20215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首席专家蔡昉在一次公开活动上指出,中国总人口峰值将在2025年前到来,这会令中国经济遭遇严重的需求侧冲击。因为人口就意味着消费者,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人口增长快,消费就会增长快,人口负增长,消费也许就会负增长。

生育问题是国之大计。2021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明确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会议表示,要通过三孩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改善我国人口结构、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

随后,从中央到地方陆续发布鼓励生育措施,旨在解决“生不起”“养不起”等问题。

2021年7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提出完善生育休假制度、给予税收优惠、住房支持和推进教育公平等一系列措施。根据文件,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费用可纳入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对普惠性托育机构实行税收减免,将生育保险参保女职工生育三孩的费用纳入待遇支付范围等等。

地方政府层面,北京市提出未成年子女较多家庭将优先配租公租房,四川省提出三孩家庭租金不高于同地段同品质市场租赁住房租金水平的90%,甘肃省临泽县对生育二孩、三孩的户籍常住家庭在县城购买商品房时可给予4万元的政府补助。

尽管有各种利好政策加持,但短期来看人口形势难以明显改观。

去年7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于学军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人口再生产与物质再生产是不一样的,人口再生产的周期长,影响因素多,生育决策的因素很复杂,而且涉及方方面面。

“短期内,希望(三孩政策)释放生育潜能,平缓出生人口下降的趋势。从长期看,关键取决于积极生育支持措施是否能够很好地衔接,是不是能够真正落地。”他说。

王广州认为,在目前情况下,鼓励生育政策对于生育行为的调节作用有限。“生育意愿下降不仅仅是生育自身出了问题,而是社会、经济和文化多重因素共同影响的结果。未来生育政策的着力点在哪里,还需要进一步通盘系统性地研究。”他说。